夜兔的她的未来

作文人网 时间: 2010-08-16 00:31

那片没有任何阳光的滋润,没有温暖的眷恋,没有相信的认同,甚至连爱都无法生长的阴暗潮湿的小角落。是夜兔的归属。是夜兔无法选择的宿命,同样是没有阳光和害怕阳光的他们最好的气息之地。  不要问她恨不恨爸爸将她和妈妈丢下一个人独闯天涯,而她心里却明白地知道爸爸在用另一种方式逃避自己;不要问她还不害怕哥哥和爸爸的战斗,眼里迸发的只有夜兔的本性;不要问她一个人撑着伞在大晴天里想不想念阳光;不要问她为什么偏偏下雨天时却将雨伞丢弃。她只是个孩子,一个眼里还残留着爱的孩子;即使是潮湿得没有办法再撑起雨伞的手,她还是用她那颗心等待爸爸哥哥回来。她想念爸爸和哥哥,她很孤单。一直努力地保护着妈妈直到妈妈的离去。一个小小的原本只能抱到爸爸膝盖的她落成一个稚嫩却泛泛忧伤的少女。  那个没有信任她的爸爸,那个眼中只有强弱之分的哥哥。嗜血的夜兔,没有逃脱生存之道的爸爸和哥哥,在战场上寻找生存下去的所谓。她眼里除了恐惧还有无尽的悲伤,疑问和无奈。同样的夜兔,身上同样流着的血,同样的蓝眼睛,同样的红头发,同样的白得透明的皮肤……却有着不同的意念。以血为名和以灵魂为名的兄妹却始终逃脱不了诅咒的恶毒。没有理性没有智力没有温暖没有爱……有的只是心中唯一剩下的鲜血的味道和杀人快感的本性。在她拼命保护别人而受伤的时候,她用吐着血的嘴巴对爸爸说:“我的力量也可以用来保护人了。而不再是伤害人的力量。”她迷茫了。在那日日夜夜没有爸爸妈妈哥哥的角落里她寻找不到方向。但是她却又知道该怎么走。即使没有父亲的信任,没有哥哥的关爱。她独自来到这个有太阳足够有爱滋生的土壤上,这个让他们夜兔持续不停地撑着伞的地域。  她要证明,她要证明她可以战胜自己,战胜被下了诅咒的只有在战场上生存的血统家族。“战斗……战斗……不停地战斗,夜兔只会孤单一人。战斗……战斗,夜兔只会越来越孤单。战斗……战斗,夜兔只会消失。我不要这样。”说着这样的话的她,心中已经存下满满的爱。对爸爸对哥哥对小银对新八对大家……她坚信着自己,坚信着自己的民族,坚信着所有的夜兔们。  在她真的嗜血的时候不要责怪她放弃了自己的目标,不要在她失去一切剩下暴走的时候责怪她没有坚定,不要在她真的就像自己的笨蛋哥哥一样不顾一切只要有战斗的快乐的时候丢弃她。她只是还是一个孩子。一个仅仅比正常人不寻常一点的孩子。她需要爱和被爱,需要温暖需要信任。她在看到自己爱的人被伤害的时候,她用她最最真实的面目保护着自己应该保护的东西,一直保护的东西。她继承了银时的信念只是不同的方式。  夜兔……同样身为夜兔的阿伏兔抱着讨厌同族相残的坏笑堕入黑暗。可谁知道,那坏笑里藏着一种跟她一样的信念和追求。谁又知道,他堕入的是不再需要撑伞的晴天,可以勇敢拥抱太阳的晴天。  夜兔……那个哭着抱着被哥哥打断手臂的爸爸的脚的她阻止了宿命的轮回。谁可以拿掉她不得不举起的挡住太阳的伞,谁可以让他们真正的解脱,从那个沉重的诅咒中。没有人可以保证。只是在我面前回来的眼眸的她,在新八的呼喊中回来。她的灵魂,那个还是有着方向和温暖的灵魂。她不再是那个陌生得真正是夜兔的神乐,不再是暴走而应顺了命运的拉扯的神乐。她,神乐。会不会将夜兔们从没有阳光没有温暖的地窖里解救出来,会不会一直欢笑略带腹黑却可爱得永远坚强相信自己。  是的。每个人都在都会等待她。她,神乐。属于害怕阳光永远在太阳低下撑伞的夜兔神乐?    后记:  所写的人物来自日本动漫《银魂》从第一集到一百四十二集时我所看到的神乐。也就是夜兔族中的一员。夜兔一族是一个被下了血的诅咒的民族。永远只能在战场上寻找生存。夜兔一族同样是害怕阳光,所以他们随身都会带着一把伞。这是其中一种辨认夜兔的特征。夜兔还有一种从前的习俗:血缘关系之间的家人们要互相战斗直到最强的那个胜出。神乐的哥哥神威在一次跟他父亲星海坊主战斗中打断了父亲的手臂。接着哥哥离家,父亲到宇宙各地消灭邪恶。她来到地球寻找证明自己的方向。……  这篇文没有任何的虚情假意。说不上是漫评,大概,就是我对神乐的理解和认同。 

同主题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