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家人做道菜——蛋炒饭

时间:2022-06-14 16:40:55 | 作者:用户投稿

我的童年里总是有一种味道陪伴着我。

在我的印象中,那狭小的厨房里总会有个人的身影,他就是作文人网Www.ZuoWenren.coM我的丁老爸,一个长得不是很帅,但还是有两把刷子的男人。

“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这句话用来形容丁老爸再适合不过了。在外面,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下了班,就是一个平易近人、满脸慈祥的父亲。他有空时会给我们做饭,其中蛋炒饭绝对是做饭频率榜的第一名了。

说起蛋炒饭,我还真得好好地唠一唠了。

当年我比灶台仅仅高出一个脑袋,小小的脑袋面对爸爸那高大威猛身姿下的锅里世界格外好奇。起初我还很害怕锅里那跳动着的黄色小宝石会碰到我,因为爸爸跟我说过,烫到人会很疼。

时间久了,兴许是当初的天真和幼稚过了时辰,兴许是我慢慢长大了,我知道那黄色的液体是油,爸爸做蛋炒饭之前都会放这个。备菜时,爸爸总是会把火腿切得很小,白菜切得很细,可能是他的刀功比较好吧。将准备好的食材倒入锅中,一阵“噼哩啪啦”之后,加入米饭,又是一阵“噼哩啪啦”,只是声音变了,变得厚重沉闷了。爸爸用小铲子,将米饭炒散,在此过程当中再加入生抽、老抽、味精。最后,在快好的时候还要加入蛋炒饭的“灵魂”佐料——麻油。

那蛋炒饭的味道,是我至今都很难忘的味道。

如今,当年的幼稚已经完全褪去,我也学会了做蛋炒饭,可怎么也做不出丁老爸给我做的蛋炒饭的味道。明明步骤一步不落地完成了,可味道怎么也不对,难道是火候不够?难道是锅的不同?难道是切菜的刀功不一样?不,都不是。我想,唯一的原因是,丁老爸的蛋炒饭里多了一味佐料,那就是对我的爱。

相关推荐:

  • ·我为家人做道菜——番茄炒鸡蛋
  • 一大早起床,我发现桌子上有一张便签和一些零钱,便签上是妈妈的字迹:我带妹妹、弟弟出去有事,晚上才回来,自己弄点吃的。于是我只好穿上衣服,搭车去菜场买菜。到了菜场门口,我还在想着今天吃什么。先进去看看,可是一跨进...

  • ·我为家人来颁奖
  • 我们的成长离不开关爱我们的亲人,特别是父母。今天,我就来为他们举行一次颁奖仪式。我的妈妈时常为呵呵心,我要颁给她“体贴关怀奖”。就拿我有一次差点忘带东西来说吧!我背好书包,催着妈妈赶紧送我上学。这时,妈妈说:“...

  • ·衣服
  • 过去大姐从厂里回来,路过集市,想着快过年了,便用自己拿的第一笔工资,给我们五个小的,还有爸妈一人买了一件毛衣,这对于大姐来说可是笔不小的开支。那毛衣是红的,十分喜庆。虽然它的款式有些过时,但大姐也舍不得给自己买...

  • ·踩着时代步伐的新年
  • 新年,是一个听着就让人觉得充满了希望和生机的词语。岁月的脚步一次又一次的敲响了新年的大门,在人们心中打下了牢牢的情结。有人说,由于时代的进步,由于中西文化的碰撞,由于人们越来越淡薄的情感,年味正在渐渐地消失,历...

  • ·家国同心,守望新春
  • “春节是每个中国人心中不变的情怀”,起初,我并不明白春节为什么这么重要,但是家家户户鞭炮齐鸣,欢声笑语的氛围总能让我不自觉地笑起来。妈妈告诉我,她小时候,家家户户过年都要杀年猪,做年菜,平时吃不到的美食都会摆在...

  • ·宇宙的另一边第九自然段仿写
  • 篇一:宇宙的另一边第九自然段仿写在宇宙的另一边,乘法是这样的:“烟花三月”乘以“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再乘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等于“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又等于“迟日江...

  • ·如烟火一般耀眼
  • 那天的烟花,在空中优雅地绽放,一簇,两簇……——题记“砰!”我看到烟花在我的眼前绽放,特别耀眼,我从梦中惊醒,那天是大年三十。我睁开眼睛,跟妈妈说:“我们今天去放烟花吧。”妈妈也兴奋极了,回答道:“好啊,但是我...

  • ·神奇的探险之旅
  • 放假了,我和表哥约好了一起去热带雨林扩展扩展我们的见识,丰富一下我的知识,顺便去看雨林里到底有没有宝藏,心里无比开心,但还是若有所思地问表哥:“表哥,就我们两个去那么神秘的雨林,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表哥乐呵呵...

  • ·往返路上
  • 逢春节就应该回家,因为去年疫情的封锁,我更加想回到自己的老家过年。在从杭州到家乡的往返路上,我看到了一个更加发达的杭州,和一个正在积极发展的我的家乡。1月25日启程正式放假的第一天上午,我们就动身回发,先到了高...

  • ·金鱼馒头
  • 在大街小巷那噼噼啪啪的炮竹声中,新年来到了。家家户户门口挂起了喜气洋洋的红灯笼,窗户贴上了栩栩如生的窗花。望着桌上热气腾腾的花式馒头,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妈妈教我做金鱼馒头。做各种花样的馒头是我家过年的一桩大事。...

  • ·
  • 疲倦了一年的身驱,在这一天,将焕然一新。山一路翻跃高山,双手撑着雨伞显得有些费力,虽然随着时间我的身体愈加的疲乏,身上的雨水也愈加多,但往山崖里看,自雾环绕,对面便是山顶处最高的禅院,“再走20分钟就到了。”踩...

  • ·我学会了拼魔方
  • 看到和我同年级的人都会拼魔方,有些甚至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完成了,我非常羡慕,于是,我暗暗下定决心,要在这个学期学会拼魔方。刚刚玩魔方的时候,我怎么样转都不行,魔方块们好似一条条调皮的小鱼,在窜来窜去的,让我摸不着...

  • ·烟花和蜡烛
  • 今年的春节,在我眼中如往年一般平淡,即使杭州疫情严重,大部分亲戚都在原地过年,我仍觉得如此。大抵是因为我年龄太小了,若要比较每一次春节的不同,那每一次都是非同寻常;在我尚跨度不长的生命里,也许这样过年才是我真正...

  • ·年间清欢
  • 人间至味是清欢。步入柔雪,抬起头,阔别已久的红铜门,一点点铁锈看遍年华,佝偻的背影射在小院。满心雀跃蹦向您,阿芬——我的奶奶,因她喜欢我们叫她阿芬可能显得她年轻吧,顾唤阿芬。“新年快乐!阿芬!”我伸出双手,补上...

  • ·看看我家“过大年”
  • 我的家在杭州,在这片江南水乡中我出生成长,这里不仅有缤纷绚丽的四季美景,更有浓郁的人文和独特的民俗。“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吃完腊八粥,考完期末考,一年中最是幸福的时间——过大年,就来啦!中国人有浓浓...